全本小说网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最新章节列表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张汉卿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做好,但是又想不起来。

    军国大事,自有办公厅主任朱光沐安排。他是个很精细的人,从来都没有出什么岔子,所以应该不是公事。

    不是公事自然就是私事了。然后他想起来,不久前胡适曾和他谈起,梁思成、林徽因伉俪要从美国回来,问他要不要参加为他们接风的事。

    他对林徽因曾经的那点小心思,圈里人都看明白但都没说破,毕竟一连为她写了两首诗,名声远扬。两年前林徽因与梁思成远避美国读书,未必没有躲开他及镁光灯的意思。

    虽然他那时已经决定放弃了。

    如今他们回来,作为曾经文化圈子里的一员,又曾有过比较深的交集,还和梁思成算是有点交情的,肯定觉得不通知自已有失礼貌。但是考虑到自已的身份和曾经发生的故事,所以通过胡适点到辄止。

    自已当时只是一笑置之。

    美女虽是我所欲,但是也不至于会让自已梦萦魂牵,因为他已经有了新的猎物----皇后要远比林徽因难啃得多也更有意思的多;如果从实用的角度,于凤至、黄婉清、于一凡也都比她强许多。

    于凤至和黄婉清现在富可敌国,完全是他经济上的强大助力;于一凡搞的报社虽然时不时的唱些反调,但是在原则性的问题上还是和他同呼吸的,作为无冕之王,政治上很多他想说而不好说的事,于一凡都能帮他处理掉。

    要论学识,只能说在林徽因的专业领域内她是傲人的,属于才女型的美女。要这么说,谷瑞玉在音乐领域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型才女。

    只是文学圈子更易出名而已。

    时间是打磨一切棱角的机器,也是沉淀情感的利器。两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多情的男人移情别恋了,不单是他,听说另外一个曾经苦苦追求她的人也重新发展了新目标,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他就是徐志摩。

    很有意思的是,他的热恋对象是陆小曼,王庚的妻子。严格地说,是前妻。

    很长时间没有关注文化圈里那点事了,事情的发展令他诧异但又觉得理所当然。徐志摩在经历长时间无果的单相思后,终于改弦易张,另觅新欢,他青春的荷尔蒙又盯上了他身边时常出现的俏天鹅一般的陆小曼。

    怪不得之前觉得他看向陆小曼的眼神不对劲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这个多情的诗人,终于向她这位有夫之妇下手了。

    可怜的王庚!

    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张汉卿能够改变国家的命运,却不能主宰个人情感的发展。在那次徐志摩和陆小曼不经意之间的见面之后,还是达成了这份孽缘。历史的惯性,他也没有扛住。

    张汉卿已经做过努力了。君子成人之美,知道王庚和陆小曼之间巨大的门庭、性格差异,为缩小这种差距,他甚至动用权力特别为其作了调动。

    王庚从代理首都公安厅长到转正再到兼任首都政法委书记和省委常委,在京城的地位一下子窜高了许多。这样,拉近了和陆家的差距。

    他又是留洋的高材生,毕业于清华大学,留学美国密歇根、哥伦比亚、普林斯顿大学,后入西点军校。还一表人才,才子才女、俊男靓女,陆小曼总该满意了吧?

    不!

    从婚姻的角度,王庚是比徐志摩更合适的存在,但那是对一般人。对从来不知道生活艰辛、满心追求情调的陆小曼来说,徐志摩是更有趣的那个,比木讷少语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王庚不知道强多少倍。

    开始他们还知道以讨论诗词的名义背着王庚见面,后来干脆就明目张胆了,以至于圈子里都传开了。

    这一切,手握专政机器的王庚怎么会不知?不过他毕竟接受过西方的教育,虽然十分痛苦,但还是豁达地表示祝福。自己这个严谨得近乎古板、视公事为生命的实干家又怎么是惯用甜言蜜语入诗的徐志摩的对手呢?强扭的瓜不甜,大丈夫何患无妻?

    去年他正式与陆小曼解除婚约,玉成后者和徐志摩,给文坛留下佳话。

    王庚本来就是有德意志式严谨作风的军人,婚姻亮起红灯,却并不影响他在工作上的投入。甚至因为没有了妻子的掣肘,他的干劲更大了。历史上他从此之后再未婚,在48岁时以中将衔因公病逝于埃及开罗并葬于彼处,魂归异域。

    这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不该有这样的遭遇,反正张汉卿是这么认为的。他之所以把王庚从哈尔滨调到首都,就是看中对方的能力和谨慎。

    首都安保无小事,谨慎才能驶得万年船啊!

    林徽因回来,如果自已不出席她和梁思成的接风宴,会让外界有种错觉,似乎他因此有了芥蒂一般。

    堂堂男子汉、一国之领袖,岂能作此儿女态?所以不但要去,还要高调地去!怎么高调?带上婉容呗!

    大清最后一任皇后,关键婉容又是极美的,完全可以遮盖住林徽因的风头,所以无论到哪里都是轰动的角色。有此良人衬托,自已的形象才会更高大!

    不过,对他屡屡跨界、私生活过于平民化的行为,王庚屡次提出反对。这次,他亲自觐见:

    “少帅,现在京城各派势力搅和不断,形势对于治安和安保都有严竣考验,当此之时,还是缩小活动范围为好。所以非重要的国事活动,还是能少则少吧。”

    他是好心。

    北京城被直系经营这么久,民间又有国民党把持着舆论风向,还是各方势力混杂的事非之地,这段时间暗潮涌动,确实对安保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如果是国事,当然可以内外严防死守;但是因为是私人聚会,如果弄得如临大敌一般就不好了,这也是此种安全警卫最困难的地方----紧了煞风景、松了不安全。

    “现在多事之秋,各方都在争取民心影响选票,作为人民党的主席,我要是缩手缩脚就不好了。再说,北京是我们的首都,天子脚下嘛,要是都不放心,还有什么地方能去的?再说对公安和国安的工作,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张汉卿笑着回答说。

    他都这么说了,作为下属和在京城负有全权安保责任的王庚来说,他只能与中央警卫师、总参保卫局一道严防死守、为少帅保驾护航。但是他的敬业精神让张汉卿觉得不能亏待他。

    只是官不能再升了,这才两年不到就从哈尔滨公安局长升到首都公安厅长兼政法委书记并进入常委序列,在干部任用制度化化的今天,够快的了。

    那就赐给他一段姻缘吧!黄如清不是一直是自已的心病么,能不能搓合他们呢?

    “王庚啊,我听说你和夫人离婚了…”

    想不到日理万机的少帅连他私人的事情都知道,但王庚不知道怎么接才好。

    “是的…”

    “离了也好----你和陆小曼不是一类人。大丈夫何患无妻,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啊?我说的是你的私人问题。”

    “少帅,现在国事繁重,京城里不稳定因素很多,我现在也没时间考虑这些。”王庚很认真地回答。对于张汉卿的关心,他还是心领的。

    “诶,家事国事不耽搁么,成家才能立业嘛。再说解决了后顾之忧,你才能更好地去工作么。”张汉卿语重心长地说。考虑到他的年龄,要不是他位高的身份,这种话还真有些不伦不类。

    王庚还能说什么?张汉卿的关心是真心实意的。

    “谢谢少帅关心,不过我暂时不考虑这方面的事,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他说。

    没考虑就好,张汉卿还担心他物色好了新目标,毕竟历史上他终身未娶只是过去,那回他的身份是哈尔滨公安局长,位不尊职不显。现在,凭着京城常委的地位,又只是三十岁的黄金年纪,有别人盯着是难免的。

    “不耽误----我倒有一个人选,是二夫人要我作的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他必须把黄婉清抬出来,不然替大姨子说亲比较怪异。本来想既解决黄如清的问题又能与王庚示宠,若是有风言风语传出对大家都不好。

    听说是黄婉清作媒,王庚倒不敢忽视了。如果是少帅的意思倒可以直接拒绝的,因为少帅公是公私是私,不会因私事废公事。但是对她的枕边人,反而要特别重视。

    枕边风比什么风都厉害,这是古训。

    “二夫人介绍的,自然是很好的----怕只怕我是离异,人家不会有想法吗?”

    他想的也没错。现在的黄婉清,虽然娘家仍在沈阳锋芒不显,但是光在东北积累的财富足可敌国。他曾在黑省工作多年,明白黄家的经济地位。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介绍的人,肯定不会差的。

    但是经过了陆小曼之事,他反而对达官贵人家庭出身的女孩子有了天然的警惕。这些女孩子,出得厅堂但上不得厨房,只能在外面光鲜,在家里却是百无一用,而且恃宠而骄,夫纲不振啊!思之无趣。

    “这个人你应该听说过,青春貌美脾气温和,和你相敬如宾作贤内助堪称良配。就是有一点不好,她寡居多年,反而可能你看不上啊。”张汉卿实事求是地说。

    黄如清完全担得上这个评价。?